哭笑记

首页|趣图|段子|网文|视频|朗诵

忠与信哪个重要?

文/锐圆

现在能说清楚“三个代表”的可能很多,能说清楚“五讲四美三热爱”的就要递减了,至于能说清楚“三忠于四无限”的就更是凤毛麟角了。

简化的东西不耐储藏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。 “三忠于四无限”是“文化大革命”前期的革命口号,原来的文本要找老一辈红卫兵战士才能问清楚,但是时间再久一点呢?

东风吹,战鼓擂,现在世界上谁还记得谁?所以呼吁六十年代老一辈趁眼睛刚开始花,耳朵还没全聋的情况下,编一本《文化大革命辞典》,防止我们后生把革命传统给整丢了。

“三忠于四无限”虽无具体文本,但具时代精神,“三忠于”具体是指“忠于毛主席、忠于毛泽东思想、忠于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”,“四无限”是指“对毛主席,毛泽东思想,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,要无限崇拜、无限热爱、无限信仰、无限忠诚。”核心词是“忠”,状语是“无限”。“无限忠于……”就是那个时代的常用语。“忠”对于个人是一种品质,四海之内,莫非王臣,君臣父子,乃为纲常,一个人要忠于一个领袖或一个组织,主要的表现就是思想上要接受控制,根据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理论,思想上之所以接受控制,是因为物质上接受豢养。

调回来说到职场,老板想让部下忠,就得养活人家,在传统社会,不存在等价交换,不存在市场经济,也没有劳动力市场或人才市场,所有一切生活资料和幸福资源,全部来自一个叫做“单位”的机构,你要享受单位给你的好处,就得接受单位的领导,准确地说就得接受单位领导的领导,反过来领导来观察一个人,不用问,首先看你忠不忠。忠不忠,线上分,单位里书记、厂长俩头儿闹矛盾,你老兄不幸掺和进去,你从思想上行动上支持谁,这个选择影响到你将来生存环境的好坏,尤其是在经济建设还没有成为工作中心的时代,政治斗争全部内容概括一句话,就是“路线问题”,站错线意味着什么?严重的家破人亡,即便幸运地遇到“政策宽大”,一辈子冷板凳是坐定了,闹不好还“世袭罔替”。

罗嗦这么多,想总结出一句话:在传统社会,忠是时代的要求,也是人的第一品德。

在商业社会,领导变成了老板,老板对大伙的要求也了变化,老板也喜欢忠臣,但忠臣要么是窝囊废,要么是搬弄是非的小人,为什么这么说?因为在商业社会,只有这类人才甘心让人豢养,能有三分混饭吃的本事,谁愿甘心让人豢养呢?

当然,你会说,溜须拍马、胁肩谄笑也是一种生存本领,这本领要真能学到家,用到位,也是相当不容易。没错,做人难,做狗也难,做狗比做人尤其难,做狗主要难在要有相当好的心理调节能力,能把肉麻当有趣。但是,总是有人天生一付奴才心肝,不论做摇尾邀宠的叭狗,还是看门护院的恶狗,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,对他们来说,做狗是天生我才必有用,没什么难的。

老板们要在竞争中求胜,关键是人才。既是人才,到你这儿是人才,到王老二那里也是人才,人才能流动,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,改革开放已经让这帮大爷脾气渐涨,你就不能把人家当狗养。处理商业社会人际关系,就得用另外一种道德标准要求人,那就是“信”。人才流动,双向选择当然好,但流动、选择起来没完没了,这事也不好办,甲方乙方必须有个承诺,不见不散,这样不论什么事,才有个准。

“信”者何?说文雅点儿,“千金吐然诺,五岳倒为轻。”说白了,就是说话算话,说到做到。

和“忠”不同,“忠”是越“无限”纯度越高,越有价值;“信”则讲究条款,无条件地承诺,谁信?

“忠”是庙堂的游戏规则,“君让臣死,臣不能不死?”曹操给荀彧一个空饭盒,荀先生聪明人,一看这是主子不让吃饭了,那还说什么呀,写个谢恩的遗嘱,找个死法上路吧,朱元璋给发背痈的徐达一只烧鹅,民俗中有得背痈病食烧鹅必死的说法,徐达先生即便吃烧鹅咽不了气,也不能因为自己是101忠狗就再死皮赖脸地活下去了。

“信”是江湖的游戏规则,燕太子丹放下王子的架子诚心以重金厚币结交,荆轲才会允诺到秦国实施“恐怖主义”。“忠”是单向的,只有义务没有权利,既然向人家效忠,那就赴汤蹈火,不要再多讲屁话了;而“信”是双向的,“甲方乙方本着双方互惠互利的原则和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》签订以下条款……”,即便如劳资双方资源不对称,那根据法律双方还是有讨价还价的余地,你可以漫天要价,我也可以着地还钱。

同样的,不忠(即背叛)是传统社会最恶劣的行为,是最可耻的。小时候看电影看样板戏就感觉到叛徒比特务更坏,汉奸比鬼子更可恶。在今天,如果你不“信”,虽然不会被“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,永世不得翻身”,但贷款会越来越少,朋友也会越来越少,大家提起你来都说,这小子,说话不算数,没劲!

2017-8-24 | Tags:职场 | 网文 | 查看评论(0)

相关阅读:

回顶部
放心无公害:供应西瓜红甜红薯 实用网址
www.kuxiaoji.com | Powered By Z-Blo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