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年8月13日

老王被撞以后

文/静夜风

周日下午,闲得无聊,我和老王在家喝了点小酒。然后,老王晃晃悠悠走下楼去,想到楼下小区遛弯散步。

老王摇摇晃晃,在小区花园路上走着走着,不小心,一个趔趄擦到了一辆正在低速行驶的小汽车反光镜上面。

随后,老王摔倒了,右手落地摔得鼻青脸肿。我和司机把老王送进了医院,拍了一张CT,经检查显示,老王脸部轻微擦伤,右手腕关节脱臼,没有多大一点事儿。

老王是个心底善良的人,心里想:司机都是在一个小区租住的人,低头不见抬头见,只要求在医院里打上石膏,涂了药水,再开一些消炎药,便要求回家休养。

司机觉得过意不去,执意地塞给老王几百元钱,说是买点营养品补一补。

周一早上,晨风微凉,我吮着早餐奶刚要迈进公司大门口,小李子神情紧张地走过来,小心翼翼地把我拉到一边,把嘴贴近我的耳朵告诉我。

“老杨,听说老王昨天在环城路被一辆卡车挂倒了,拖行了十几米远,衣服都拖破了,弄得面目全非,听说还轧断了一只手,工程部准备马上组织捐款,我们要不要组织员工捐点?”

小李子手舞足蹈,不停地比划,说的像真的一样,我正吸着早餐奶,差点笑喷在小李子的脸上。我说,等一下我再打听打听,说着说着来到公司行政大楼。

我不禁自问:这是哪儿传来的消息?

我走到打卡机旁,趁着四周没有人,自恋性地对着玻璃门,挤眉弄眼地照了又照,抖抖衣袖,立立领带,刚准备伸出手指按打卡机,总经理助理小艳一路小跑了过来,问候了我一声早上好,又接着问道。

“杨课长,你知不知道,工程部的老王在快速路上被泥头车撞了,整个小车钻到了泥头车下面,太惨了,光脸上就缝了十几针,听说一只右手也没了,以后怎么画图了,还怎么上班挣钱养家呀。”

“工程部一早就捐了好多钱了,正打算准备给老王送过去。”小艳又补充道。

“你听谁说的,好好干你的活。”我朝小艳使了一个脸色,然后重重地按了一下指纹打卡机,连我自己都差点相信:老王右手是不是真的没了。

一时间议论纷纷,消息越传越像,又越传越离谱。

我来到了办公室,正在翻阅今天早上周会的资料,办公室文员小兰给我在咖啡机上冲了杯意式咖啡,又悄悄地说。

“领导,早上听小艳说工程部的王叔在飞机场外被撞了,太惨了,光脑袋缝了好多针,还听说轧断了一只胳膊,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呢,别的部门马上把捐的钱送过去,我们什么时候捐?”

我噗嗤一下,把喝进嘴的咖啡喷在了早会资料上,我彻底服了。

我竟然怀疑起自己来,难道老王真的又在哪儿被撞了?我赶紧拨通了老王的电话,听到了老王熟悉的声音,如释重负地躺在了沙发上。

来源:简书

上一篇 » 国人十个心理定式

下一篇 » 局长取名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: